今天大驼有粘土单吗

约各种粘土!拯救吃土大老驼!最近暂时不会写文但是第三季开播之后可能会突然又写起来!

【坑了再说系列】丑闻

大家好我是坑坑驼,其实这段时间一直在写文,自己写,坑了就删除,于是乎至今都没有再更文了【喂】
这篇文吧,我还没写完,并不知道会不会坑,如果坑了...那就坑了吧。
.
不过我已经差不多写到结局了,准备随便水个结局出来敷衍一下【喂】
.
总之这篇不明所以的文只是为了证明我他娘并没有闲着我有好好写文所以发出来了,内容没啥意思,三观不正,道德败坏,简直是残害祖国花朵,污染社会风气的一篇文。
.
雷点注意:埃尔文已婚!!!埃尔文已婚!!!埃尔文已婚!!!(重点说三次)
渣男出轨的故事。
没有逻辑,不存在逻辑,我只想写来爽一下。
.
那么开始。
————————————————————————————
06:30 AM
.
“老公,该起床咯...早餐已经做好了。”
温柔的呼唤声伴随着落在额头温柔而湿润的吻,金发的男人从睡梦中苏醒过来,他疲惫的眨了几下干涩的眼眸,再回应妻子一个早安的浅吻。
.
“辛苦你了,玛丽...”
埃尔文温和的笑着,晨光透过薄薄的纱帘把整个房间渲染得模糊,男人对自己的妻子需要恭敬而疏远:“你不必特地起来给我做早饭,我可以去公司的路上顺带捎个早点,总是这样麻烦你....”
.
“你真是的,总对我说什么麻烦...”
妻子轻声的笑着,语气里有几分责备,她为丈夫取来熨烫好的衣物放在他的床头,那些衣物叠得整整齐齐,是贤惠的妻子一早就起来为他好好整理的。
埃尔文眼神中有些愧疚,他静静的看着整理好的衣物,似乎又想张口说些什么,却顿了顿,最终抿了唇笑起来,把要说的一大堆道谢的话咽回了肚子。
.
.
埃尔文·史密斯,35岁,史密斯公司的现任董事长,公司规模虽比不上500强,但就埃尔文的年纪来说,能打拼出这样的事业也实属不易,主要经营地产行业,收购地产,建设成小区和商铺,再转手卖给住户和店家,听起来容易,但初期他可是欠下巨债拿命赌出来的事业。
而他的妻子玛丽是他学生时代就在他身边的女人。
玛丽比埃尔文小3岁,在大学时期是埃尔文的学妹,因为同在学生会,埃尔文又是学生会会长,那时玛丽就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头脑清醒处事冷静的学长,那之后她就一直关注着埃尔文。
学生时代的埃尔文为人绅士,对待每一个人都温文尔雅,玛丽甚至从未看到过他对谁发过脾气,他总是笑着,一双蓝色的眼睛里装满了星星,挺翘的鼻梁和微微勾起的薄唇都好看得像杂志里的模特,身高更是在同期的男生里脱颖而出,显得那么与众不同,正因如此,那时候埃尔文的爱慕者可以堆满一整个操场,而玛丽只是爱慕者中的一员。
.
即使现在回想起来,她总能觉得和埃尔文结婚就像是做梦一样虚幻,埃尔文谈过不少女朋友,比她漂亮的,身材好的,家境好的多了不少,可埃尔文却最终还是和她走了下去,毕竟人一旦进入社会,眼光就不单单局限在长相和身材上了,埃尔文那些女朋友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数落他,挖苦他,只有玛丽留在了他身边。而如今埃尔文飞黄腾达,那些势力的女人又争相巴结,或许是因为为了摆脱那些恼人的追求者,又或许只是为了表达对玛丽的谢意,在那天晚上埃尔文突然对她说:“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们结婚吧。”
.
连恋爱过程都省略了的婚姻一直让玛丽缺乏安全感,她总是努力的做一个贤妻良母,尽心尽力的希望丈夫能亲近她一些,可即便如此,埃尔文对待她依然是相敬如宾的模样,说不上待她有哪里不好,但埃尔文总是有意无意的疏远,不像是丈夫,倒更像是回到学生时代时那个高高在上的学生会长。
.
埃尔文很少和妻子亲热,甚至可以称之为难得。
埃尔文这个人从学生时代起就是一副工作狂魔的样子,步入社会之后这种特质越发的严重,他每天早出晚归,应酬不断,他那个全职太太的妻子每天的工作只有不断地独守空房,有时她的闺蜜们约她出去喝下午茶,总会用羡慕的口气讨论她的丈夫多么优秀绅士,她嫁入豪门又是多么的幸福,可只有玛丽自己知道,她想要一场温柔的缠绵,都是遥不可及的奢望。
埃尔文平时是个温和的人,但在床上,他却显得有些粗暴,他和玛丽做爱大多是因为生理需求或是工作压力,以至于那时他总是冷着一张脸,从不在意玛丽是否舒适,更不在意自己的横冲直撞会不会让对方受伤,原本美妙的结合在玛丽的眼里就像是解体一样疼痛,她大声的叫喊,用力的抓他的背都不能让埃尔文有丝毫温柔,床上的他就像野兽一样具有攻击性,但往往第二天,他又会变回温顺的小白羊,一个劲儿的给玛丽道歉。
也许正是因为并不美好的性爱,玛丽和埃尔文已经过了30的坎儿,却始终没能拥有属于他们的孩子,不过在这方面,埃尔文从不在意,他甚至在有些抗拒孩子这个想法,每当玛丽提起,他总会皱紧眉头,告诉她:“再缓缓吧。”
.
.
.......
埃尔文仔细的端着报纸看着,时不时的抿上一口咖啡,吃上一块培根。
玛丽坐在他的对面,有些食之无味,她似乎想找些什么话题来缓和早餐时间僵硬的气氛,但是憋了半天才只好吐出一句没什么营养的话来:“今天...晚上好像会下雨,你早点回来。”
.
“今晚有应酬,就不回家吃饭了。”
埃尔文放下报纸开始专心致志的吃起饭,他吃的看上去慢条斯理,速度却很快:“你不用等我吃饭了,如果不想做的话就点个外卖吧,钱不够跟我说。”
.
埃尔文说这话时温柔的对玛丽笑了笑,蓝色的眼眸轻轻弯起,那抹笑意却到不了眼底。
.
玛丽低下头绕着手指看着,埃尔文从不会吝啬花钱,他扔给妻子的银行卡足够她在闲暇时候买下好几套房子好几辆豪车,可玛丽却归根归底是个节俭的人,真心如此,他们住着这么大的别墅也从没有招雇过一个佣人,全都是玛丽一个人打扫的成果,光是打扫,就会消耗掉她整整一天,再买个菜,做个饭,一整天就这样混了过去。
偶尔兴致高昂时,她也会出门逛逛街,做做保养,她从不需要在乎什么东西贵或是不贵,这一点恐怕是她能说出的,唯一的物质幸福。
.
.......
今天是埃尔文组织的“基层员工慰问酒会”,说白了就是把总公司分公司里最低层的员工,各部门选出一个代表来,请他们吃喝上一顿,算是对他们的一种慰问。
这里面的人很多很杂,甚至不少人都不知道埃尔文长什么模样,他们大多在自己的岗位上碌碌一生,拿着微薄的工资却做着最辛苦的活儿,这里面有售楼部的前台,有建设部的施工人员,有商铺的管理员,还有一些发传单做宣传的推销员。
.
酒会定在了7点,无论是总公司还是分公司都派遣了大巴负责接送,埃尔文是最后才到场的,他手头的事情堆得挺多,一场重要会议直接开到了七点半,他急忙发了个信息让分公司的董事长帮自己说两句开场白开始酒会,直到八点,他才风风火火到了聚餐的酒楼楼下。
.
埃尔文虽然经常出席这样的场合,但是他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的地方,每个人都会对他恭恭敬敬,油嘴滑舌的拍马屁,还有连续不断地连番敬酒,都不是他喜欢的,但无论再怎么不喜欢,他也不得不做出笑脸来迎合,做出一个亲切好领导的模样,尽管现在对他溜须拍马的人不知道在那油腔滑调的笑脸下是怎么评价他说他坏话的。
.
埃尔文把车钥匙交给了酒店的服务生让他去帮自己停车,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进会场时,正巧看到有个准备开溜的员工从会场里出来,还不巧撞了埃尔文一下。
.
“抱歉。”
那个矮小的男人敷衍的说着,一步也没打算停留就打算直直的离开,埃尔文有些不满,反手便抓住了他的肩膀:“你去哪儿?酒会还没结束呢。”
.
“哈,管你什么事?”
那小个子似乎并不认识埃尔文,皱着眉头用力的甩开对方的手。
埃尔文哪能被自己的员工这种口气说过话,心下衍生出一种虚伪的不满,他敛了敛笑容,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来,似乎希望对方有所警觉,恶作剧的想看到对方惊慌失措的慌张神情:“你知道我是谁吗?新来的?”
.
“我他妈管你是谁?管你是不是哪个傻逼领导,老子明天就要辞职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小个子的男人不但不为之动容,反而更是粗暴之语说出这些话来,他抬着头去盯着埃尔文那种蔚蓝的眼睛,刀刃一样的目光狠狠地刺穿对方,埃尔文甚至被他盯得后背发毛,听了他这话语气又软下来不少:“...我哪儿是什么领导啊,我就随口吓吓你....怎么辞职呢?公司待遇不好吗...我觉得蛮好的啊。”
埃尔文张口闭口就开始撒谎,不知道是兴趣索然还是只是觉得这个小子有趣极了,他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顺势就揽着对方的肩膀往会场里带,似乎是想多了解些基层员工内心的想法一样。
.
“你真能多管闲事。”
利威尔有些不满的想甩开对方过分亲密得揽住自己的手,但对方却揽得很紧,充满了无法言喻的侵略性,强大的气压死死的抑制着利威尔的身体,让他无法动弹,只得跟着对方的意思又被拖回了酒会去,那个金发的男人似乎对这群酒店的布局十分熟悉,故意绕开了人群走了条偏远的小道,拉着他坐在酒会场不起眼的小角落,虽然周围有些吵闹,但比起酒会中心,这里已经安静许多。
.
“喝两杯?”
埃尔文不知道从哪里顺手取来两瓶啤酒,自说自话的就给利威尔满上了一杯,又自说自话的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那双蓝眼睛一扫,浅浅的落在利威尔身上,却充满了压迫感,让利威尔不得不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
“哈哈,我喜欢你这样爽快的人。”
.
“如果你废话说完了,我就走了。”
“别啊...”
对于利威尔强硬的离开态度,埃尔文又开始软磨硬泡起来,一双蓝眼睛眨巴得要出水花,楚楚可怜的像要被遗弃的狗崽:“你看我也没什么朋友,你要走了,我一个人在这儿,得多无聊...”
.
“我他妈管你....”
“你为什么想辞职?”
打断了对方恶毒的怒吼,埃尔文又接着没说完的话茬问了起来,利威尔一肚子火被他堵回了肚子,抬手揍人的冲动都有了,但一看到他那双期盼的目光时又硬生生的抑制了就要挥出的拳头,深深吸了口气没好气的回应他:“被劝退了行吗?他们不想要我了,让我赶紧麻溜滚蛋不然被辞退会被抹上污点,所以我要辞职了懂吗?”
.
“他们为什么要辞退你?”
埃尔文秉承着刨根问底的求学态度又接着问了下去,利威尔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拉着出去审判了一样的烦躁,他又灌了自己一杯酒,埃尔文也会跟着他又喝了一杯,然后耐心的等着他冷静下来。
.
“妈的,就业绩不行,懂吗!说我态度差天天被那群猪猡投诉,所以让我滚蛋了!你干嘛了解这么多!你...”
“猪猡...”
不等利威尔把话说话,埃尔文咀嚼着这个用词,忍不住笑出声来,好看得眼睛弯了起来,就连里面装满的星星都好像一瞬间发亮,他低声的笑着,低沉的笑声悦耳好听,能让人酥了半边身子。
利威尔不自觉楞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这家伙是在嘲笑自己,这才两手一伸捏着他脸颊两边的肉就往两侧扯开:“你笑屁啊!!你个傻大个!!”
.
“哎哟,疼...抱歉抱歉我没忍住。”
埃尔文急忙挣扎开利威尔的魔爪,揉了揉被捏得发红的脸,他恐怕这辈子都没被人这样狠狠的捏过脸,就算是玛丽也不敢这么做,也许正因如此,他越发的觉得有趣,眼底的笑容更甚,蔓延出来勾弯了嘴角:“我叫埃尔文,你叫什么名字?”
.
“埃尔文?总觉得在哪里听说过。”
利威尔有些狐疑的看着对方,他好像听着谁提到过这个名字,但硬是想不起来:“你叫埃尔文什么?姓氏呢?”
.
“埃尔文....”
埃尔文差点把自己的名字脱口而出,转念一想,如果自己说出了史密斯这个姓,傻子都知道他是谁了,但如果知道他是谁之后,也许这个小家伙就不会这么毫无戒心的和他聊天了,于是他转念一想,说道:“埃尔文·薛定谔。”
.
“薛定谔???”
利威尔又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但绝不是在公司里听到过,或许这家伙是什么其他方面出名的家伙也不一定,他头脑简单,也不想去考虑那些复杂的因果关系:“利威尔·阿克曼。”
.
他淡淡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埃尔文在心底咀嚼了很久,才笑着对他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利威尔。”

埃尔文生日快乐!!!
为了庆祝埃尔文生日,我和 @黑地理 这个傻屌搞了个活动,我画画,他捏土,然后就搞出了这个傻逼玩意儿,感觉是来成心捣乱的。
埃尔文猫是临摹的!!
原作者p站id:3303474。对不起太太!!!侮辱了这个可爱的埃尔文猫咪!!!

感谢大地理给我女儿画得生贺图!硬生生把我六分闺女画出三分气场了了解一下。

展示一下最近做的黏土订单.....是我的第一单,今天做完一看人家付定金的时间,居然整整做了20天.............

我来看看这个包有人想要吗?定到3个开始做,定价大概350r一个,有想要的私信我。

展示一下团兵喵订单目前刚造景1/3的效果以及设计图,成交价大概360r,真的没人考虑一下找良心驼约单吗!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周边真的没人心动吗!打开淘宝搜一搜粘土人定制随随便便就喊价几百块,在驼这里两个人物加大场景只要360真的没人心动嘛!

接到了第一个小可爱的订单!正愁大眼睛文文用在哪儿的大驼找到了出处,剩下的要等购买的材料到货之后做完场景再接着做了!这次准备使用轻木板来造景!本来还准备做个墙啊窗户之类的,结果没看到合适的墙纸于是放弃。

吃土了所以试图约单,瞎占几个tag非常抱歉!!!!
价格如图,包邮!!有意者直接私聊或者加我q1664171008,备注约土!
制作时间比较长!希望有耐心的人等!敲定先付20%的定金!如果中途反悔不退定金!做黏土很辛苦请各位谅解!
制作过程中随时可以要求查看进度条!我也会日常更新进度条有改动时及时改正!
制作工期:
1.简单Q版,半身,单头等,两星期左右
2.加场景Q版,视难度,两星期至一个月
3.正比/六头,基本不接正比,因为我技术不到位不想坑人,但是如果特别相信我技术的😂也可以试试的!
.
后面几张是去年接的一些单子,仅做参考。

下一个准备做幼儿团和幼儿利!